这样对抗中国美国真有点乱方寸了!


更新时间: 2021-07-08

  www.bp5q7.cn宠物店老板娘帮忙网上卖狗 狗也没了钱,从特朗普时代开始,抗疫抗成了全球疫情第一,种族歧视引发了全国性动乱,贸易战自损八百,大选一地鸡毛。最后,特朗普脸红脖子粗地离开了白宫。

  而且,从政治、外交、经济、创新、军事乃至文化,你所能想到的各个方面,遏制中国。

  从不好的地方看,中国,显然成了美国甩锅的替罪羊,而且,全面遏制的一个表现,就是各种妖魔化,以及干涉中国内政。

  比如,在台湾问题上,美国只承认一个中国,并承诺限制美台官方交往,但新的《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就打破了一切限制,要求美国在与台湾方面交往时,使用在与其他外国政府打交道时“相同的专业用语和外交礼节”

  记得今年3月11日,拜登发表电视演讲,一个细节就是,他看着手里的卡片,然后一字一顿地说:

  截至目前,美国死于新冠的总人数,是527726人,超过了美国在一战、二战、越南战争和911事件中死亡人数的总和。

  系统性种族主义是“我们国家灵魂上的污点”,而该案件的判决是“美国走向(种族)正义的一大步”。

  他由此敦促国会采取行动,说:国会议员们又是提供想法,又是祈祷,但他们没有通过任何一项减少暴力的联邦新法律。祈祷够了,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以至于有美国人感叹:枪声在提醒美国人,虽然疫情还在蔓延,美国人可能“回归正常生活了”。

  一个国家强大崛起之时,往往各方面生机勃勃,政策也自信开明;但当一个国家越来越不自信,很多问题无力解决,那没办法,自然各种甩锅抹黑,那距离衰落,反而更不远了。

  《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就是一个例子,只是很可惜,中国被迫承担了这样的一个被侮辱与被损害的角色

  本来中美合作,可以解决世界很多问题;但美国的折腾,浪费了世界太多的机会。

  所以,哪怕美国再打压,中国还是要冷静,越是愤怒的时候,越是要冷静。华春莹最近有句话,我就觉得特别好。她说:

  美方称不会让中国超越美国,我只想说一句,中国的目标从来不是超越美国,而是不断超越自我,成为更好的中国。

  《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经过一周时间的辩论,于4月21日在参院外委会获得通过。由两党各11名参议员组成的外委会,只有一名参议员反对(共和党籍参议员兰德.保罗)。西方主流媒体把这个法案称之为近年来最庞大的对抗中国法案,“显示美国两党联手抗中的努力正在升温”。预料在接下来参众两院审议此案时,不会遇到太大的障碍。一旦拜登总统签署生效,将意味着他亲手拉起两国关系的吊桥,被迫跳进国会制造的法律陷阱之中。

  《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是多年来美两党各种议案的集大成者。美国国会议员每年发起的议案有很多,但绝大多数胎死腹中,甚至在各专业委员会都无法通过,更别提呈交两院审议了,但这些议员乐此不疲,旨在通过这些立法倡议,既表明自己是在“尽职尽责”,同时也是在美国国内政治舞台刷存在感,以捞取政治资本。

  虽然白宫换了新主人已近百日,但是美国极化政治愈演愈烈,能够获得两党支持并能通过的更是少之又少。前段时间,提出的《新冠疫情救济法案》是在全体共和党参议员一致反对的情况下强行通过。最近围绕美选举改革、大型基础设施投资等问题的讨论,两党的分歧进一步拉大。为了塑造两党团结的氛围,对抗中国便成了凝聚两党共识的最好议题。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战略竞争法案》呼之欲出。可以预料,这个法案一旦通过,对中美关系的冲击就不是简单用几年的时间跨度来形容,而是贯穿今后几十年双边关系的全过程。这既是大国关系的宿命,也是世界和平发展的悲哀。

  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仅四年,但对中美关系的伤害将持续数十年。特朗普曾发布一系列涉华行政令,对中美关系的恶化起到了极大催化作用,拜登作为继任者,本可以用行政令的方式撤销特朗普的错误做法,但令人遗憾的是,拜登上台后在对华政策上基本遵从“萧规曹随”,不仅没有撤销上任的涉华行政令,而且任由国会加快遏华的立法步伐。

  全方位是指美需在政治、战略、经济、外交、科技、文化、意识形态等各个领域与华展开全面竞争,而不是某一领域的单一竞争。在寻找对华打压抓手方面,美决不放过任何一个筹码,将动用一切战略、经济与外交手段,新疆、香港、台湾等问题仍是美国打压中国的重要工具。虽然《战略竞争法案》在新疆问题上的表述不再给新疆扣上“种族灭绝”的罪名,但指责新疆在节育、强迫劳动方面违反人权。在香港问题上,强调要重点打击中国利用香港特殊的经济地位进行转口贸易的行为。在台湾问题上,《法案》强调美台双边交往不必再自我设限,同时“赋予台湾与其他国家同等待遇”,从而为发展美台实质性关系提供新的法律依据。

  全球型是指美开辟国际战场,不仅包括传统的欧洲和印太,而且包括拉美、中东,非洲,以及北极等地区,与之商讨如何应对中国。美强调,美在国际上的联盟及伙伴是美国力量的“倍增器”,美国将动员和团结志同道合的国家将中美双边关系变成“一对多”的多边关系。

  2021年美国政坛经历了两党轮替,但中美关系没有及时回暖。可此可见,中美关系的结构性冲突已完全超越美国大选给双边关系带来的周期性波动。中美关系的战略性和结构性冲突已成常态,过去几十年低开高走的螺旋式上升轨迹不复存在。

  特朗普时期美对华政策大体可以概括为3D政策(Demonization,Decoupling,Deterrence,妖魔化中国及,两国经贸与科技脱钩,军事上保持威慑)。而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初步定位为3C,即Compete,Collaborate,Confront(竞争、合作、对抗),在三位一体的对华新框架中,竞争为主轴,辅之以合作与对抗的两手。

  一些舆论将美国会通过的《战略竞争法案》视为美国的“府会”之争,国会旨在从行政当局手中争夺对华政策的主导权,这种说法大大低估了美国联邦各机构对华的敌视程度。种种迹象表明,对华强硬已是美社会主流,不存在府会在对华政策上的根本对立与分岐。当然,行政当局可以根据需要,在对华政策的执行上有一定的自主性,并非完全听命于国会。

  《战略竞争法案》突出了对华竞争与对抗的特点,与拜登政府的对华3C政策有重叠之处。根本目的是让美国重新回到世界的C位,但问题是,一国能否在C位站稳,Common Sense(常识)告诉我们,它必须是引领世界潮流的,但美国近年来的表现令世界汗颜,完全站在世界潮流的对立面,即使是西方盟国也对美国表现得信心不足。

  在笔者看来,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有如下致命弱点:一是过分强调竞争与对抗,存在着“虚化合作”的倾向,大大弱化了有限合作的氛围。二是合作的目标不够清晰。过去中美强调合作,是出于改善双边关系的需要,而现在合作仅仅是坐在一起,要求中国配合或作出让步,这就不是实质意义上的合作,时间久了,很难指望中国和着美国的节拍一起跳舞。三是美政府企图建立价值观同盟,以意识形态划线,在世界范围内搞小圈子,这被历史早已证明是一种落后的思维方式。俗话说,搞小圈子一定会丢掉大圈子,美国这种作茧自缚的做法终将既害人又害己。

  以免重蹈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覆辙。奥汉隆的这番言论与美国战略大师基辛格的警告不谋而合。就历史而言,乱世危言并不总是拿来吓人的。